必赢国际bwin登录

亚洲人首夺温网单打冠军莱巴金娜书写“灰姑娘”童话

近些年,大满贯女单场上出冷门冠军的几率,总是高于男子赛场。本届温网,身材修长、拥有一头金棕色长发的莱巴金娜成了很多人眼中幸运的“灰姑娘”。

23岁的莱巴金娜,她是第一位赢得大满贯单打冠军头衔的哈萨克斯坦球员(无论男女),是第一位获得温网单打冠军荣誉的亚洲选手(无论男女),也是近16年来第一位能在温网女单决赛中先丢一盘后逆转获胜的球员。

阳光洒落到玫瑰露水盘上,映出金色光芒,与此时正举着它拍照、拥有一头金棕色长发的莱巴金娜很是相称。这个温网女单冠军奖盘,不仅见证了莱巴金娜职业生涯的大满贯首冠,还有着更丰富的“第一次”纪念意义。

23岁的莱巴金娜,她是第一位赢得大满贯单打冠军头衔的哈萨克斯坦球员(无论男女),是第一位获得温网单打冠军荣誉的亚洲选手(无论男女),也是近16年来第一位能在温网女单决赛中先丢一盘后逆转获胜的球员。

在接过玫瑰露水盘时,在看到自己的名字出现在温网冠军名单上时,在参加赛后发布会时,莱巴金娜连着说了三次“简直不敢相信”。“在这次赛前和比赛过程中,我都非常紧张,太好了,现在总算都结束了。”“简直不敢相信,也许一天或者几天后,当我坐下来,我才会弄清楚自己做了什么。”

莱巴金娜夺冠,这是本届温网的大冷门。看看在晋级路上,她都战胜了哪些大牌球员吧:2019年美网女单冠军安德莱斯库,赛会16号种子、2019年温网女单冠军哈勒普,赛会3号种子贾巴尔。尤其是与贾巴尔的这场决赛,莱巴金娜可说是从一片看衰声中突围取胜。

从世界排名看,本届温网前贾巴尔排世界第二位,莱巴金娜排第23位。从交手记录看,此前贾巴尔两胜一负占优势。从温网前的备战状态来看,草地热身更充分的人也还是贾巴尔,在柏林获得了一站WTA500赛(草地赛)的冠军。

另外,贾巴尔还是被小威看好的选手,曾一度成为后者的女双搭档。而在本届温网上,贾巴尔则成为公开赛时代以来第一位站上大满贯决赛场的非洲女球员。

“说真的,我没想到自己能打入温网第二周的赛程,能成为冠军就更加奇妙了。但我也要祝贺昂斯(贾巴尔),她贡献了一场伟大的比赛。对很多人来说,她都是一位励志的球员,能和她在决赛中相遇是我的荣幸。”莱巴金娜说道。

越是随着温网赛程的深入,莱巴金娜在接受采访时就显得越谨慎。原因无它,就因为她是一名出生在俄罗斯,如今却代表哈萨克斯坦取得成绩突破的球员。

“出生在哪里不是由我选择的。哈萨克斯坦非常支持我。”“我已经为哈萨克斯坦效力了很长一段时间,还参加了奥运会那样的重大比赛,为此我感到非常高兴,他们信任我,这没有任何问题。”当被问到说无可说的境地时,莱巴金娜只能以自己英语不够好、不能理解问题为由,让采访进入到下一个话题。

受俄乌局势影响,本届温网对俄罗斯与白俄罗斯球员下了禁赛令,所以梅德维德夫、卢布列夫、阿扎伦卡、萨巴伦卡等一批网坛好手都只能缺席温网。但显然,把所有采访压力都压在已转籍的莱巴金娜身上,这并不合适。

对这个23岁的年轻球员来说,她更希望分享的事是,通过自己的夺冠经历把练习网球的信心传给更多人。“也许我证明了,你并一定要从很小的时候就拥有一支很好的团队,因为我是直到17岁或者18岁时才有了这样的条件。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每个人,无论他们的财务状况如何,无论他们是谁,都有机会去取得伟大的成就。”

尽管总有这样或那样的声音,但说莱巴金娜是哈斯克斯坦的网球骄傲,这一点在各种层面的官方认证上均可站稳。

莱巴金娜的出生地是俄罗斯莫斯科,但从2018年开始,她参加WTA和ITF两大巡回赛时的国籍认证便已正式转为哈萨克斯坦。去年东京奥运会,代表哈萨克斯坦出战的莱巴金娜战至女单半决赛。这些都是铁一般的官方认证。

那么,从小生活在俄罗斯的莱巴金娜,她为什么会转换国籍呢?这段往事与金钱和资源都相关,在职业网球圈里,它俩总是孟不离焦。

在役时女单世界排名最高曾到达第35位的林内斯卡娅,关于莱巴金娜少年时的事,相当一部分都是由她分享出来的。在莱巴金娜的青少年时期,退役后从事网球教学的林内斯卡娅曾担任过她的教练,哪怕——当时莱巴金娜的父母实际上难以负担女儿的网球梦想。

“这个女孩太有天赋了,肯定能打出成绩,但她的父亲没钱,无法支撑起这个网球梦想。”因为看好莱巴金娜的发展前景,林内斯卡娅提供了不少力所能及的帮助。

当时,莱巴金娜家为女儿找到了一位赞助人,但对方仅为旅行参赛的支出埋单,不覆盖日常的教练费和训练场地的费用。林内斯卡娅接纳了莱巴金娜,尽量为她安排免费的场地和练球伙伴,莱巴金娜的父亲则承诺会把女儿奖金中的15%到20%拿出来作为回报。那会儿小姑娘已开始参加ITF的比赛,打得好的话就会有奖金。“但我们没有签过合同。”林内斯卡娅回忆道。

然而,这段伯乐与千里马的关系并没有持续多久,变故就发生了。原本训练场地的实际拥有方已与林内斯卡娅达成默契,愿意支持莱巴金娜训练,但这个人突然变卦了。“听说是跟她(莱巴金娜)的父亲有了矛盾。”林内斯卡娅说,她可以尽量为莱巴金娜提供免费的教学,但如果每天4个小时的场地费用也要由她来承担的话,就有些超出承受范围了。在表达遗憾后,这段合作关系结束了。

莱巴金娜并不是第一位游俄罗斯转籍到哈萨克斯坦的网球选手,在她之前,出生于1987年的舍夫多娃曾已成功探路。在2008年完成转籍后,她在温网和美网各赢得过一次女双冠军,女单世界排名最高曾到达第25位。

舍夫多娃觉得,转籍的这个决定让她从默默无闻的境地中走了出来,而更多的关注也意味着更多的资源支持。“这对我的职业生涯是一件好事。当我在俄罗斯时,是大约排在10号的球员,而当我搬到哈萨克斯坦后,我成了一号球员。想到这件事我就会起鸡皮疙瘩,我知道自己必须要把工作努力做好,因为每个人都在看着我。”

夺冠后的莱巴金娜收到了很多人的道贺,其中也包括来自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的社交平台留言。“莱巴金娜在久负盛名的温网上取得了历史性的胜利,我衷心祝贺我们的运动员。”这个女单决赛日,几乎成了哈萨克斯坦的节日,毕竟在温网之前没多少人料到,莱巴金娜能走得这么远。

23岁的莱巴金娜,她似乎成了近两年女子网坛出现的又一位“灰姑娘”,但与别的“灰姑娘”相比,她却拥有更足的底气和更被看好的前景。

自网球运动于1968年进入公开赛时代以来,四大满贯赛场上当然常有黑马出没,但从资格赛打起、一路冲进决赛并捧起大满贯冠军奖杯的女单球员,拉杜卡努却是第一位。2021年美网是奇迹诞生之地,而当时18岁的拉杜卡努就是创造奇迹的女孩。但在美网夺冠后的这近10个月里,她的女单世界排名明显升了(温网开幕前排第11位),但她在重要大赛上的表现却常让人觉得,也许奇迹不会再发生。今年的澳网、法网和温网,连着三场大满贯赛,拉杜卡努都倒在第二轮,倒在了世界排名低于自己的非种子选手的拍下。

来自捷克的克赖奇科娃,她是去年的另一位大满贯女单黑马冠军(2021年法网)。2020年终女单世界排名第65位(也是她之前最高的女单最高排名),大满贯赛场上的非种子选手,一位在双打项目中更见长的球员,当2021年法网开幕时,克赖奇科娃还只是许多人眼中的“无名之人”,结果却上演了一出黑马夺冠记。很多人都会羡慕“灰姑娘”的好运,但想要在赛场上走得更长远,仅有好运肯定是不够的。受俄乌局势影响,近阶段俄罗斯球员在国际赛场上的处境有些艰难(比如被本届温网禁赛),但该国球员的实力仍受到认可。所以,尽管莱巴金娜已转籍哈萨克斯坦,但就目前可用到的资源和网球潜力来说,她绝不是无根之萍。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